Frankenstein

镇,恶者之心;
扬,善者之德。

愿岁月如初而你们眉眼如故。

杰克太苏辣,一直蹲在地上垂死挣扎,离闸门很近就是爬不到门口,杰克一直站在身边转悠悠,后来被一把抱起都绝望了,结果被杰克抱出闸门了wwww杰克我爱你辣!

原地旋转爆炸,吹爆太太!🤗

老师的凝视也阻挡不了我吹雷总_(•̀ω•́ 」∠)_
有参考

【信白/云】不负如来不负卿

#ooc严重#
想要用心写但没有啥文笔,
随便看看。

1.
这个冬天冷的过分了,赵云裹了裹身上的裘衣,明明早就不是凡人了,去依旧怕着冬天这刺骨的寒冷。

什么时候成了仙

什么时候堕成现在的魔

赵云记不清了。

2.
当初自己只是一条普通的蛟龙,不甘心为一条小妖龙,每天安安静静修炼,也道听途说去阳光好月光好的地方呆着,据说能够吸收日月之精华。

友人诸葛亮每次见到一条蛟龙老老实实趴在石头上晒太阳的模样总要嘲笑自己,赵云甩甩尾巴不以为然。

仙人诸葛摇了摇头,叹息赵云的蠢做法,于是将小蛟龙揣进怀里遨游四海。

赵云第一次见到大海,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龙就是靠的这次的旅行。

他看到真龙冲出海面,激起的浪花随龙而上,又拍回海面,声音震耳欲聋;龙是银白色的,赵云第一次见到龙不说,连诸葛也是第一次见到气场法力如此强大的真龙。

那时的小蛟龙应该想不到,之后还会遇到这条白龙,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他改变很多的很多。

3.
在诸葛的帮助下,小蛟龙慢慢成长,得道成仙,当然,这期间诸葛靠他强大的个人魅力,找了不少人帮助赵云,作为蛟龙的赵云,底子本来就足够,再加上各路仙人的帮助,成仙之路顺顺利利。

白衣银带,棕色的长发简单束起。

赵云越成长,性子越沉稳,也越来越来安静,褪去原先蛟龙的戾气与稚嫩,按诸葛的话说,就没见过这么缺心眼和蠢的蛟龙,也没见过能够成长的如此温润如玉,如此强大的蛟龙。

按理来说,蛟龙的实力远不及真龙,蛟龙实际还算不上龙,但赵云不一样,他身上有股纯净的不得了的真气,但这股气如果遭受污染,恐怕赵云会堕成魔,极其可怕的魔。

4.
赵云的武器,是一把银枪,是他成仙那年,紫霞和貂蝉一起送给他的,枪身是吕布找来的,据说是在东海偷拿的,龙王那个小气鬼恐怕早就气的吹胡子瞪眼睛了,枪柄刻上了三朵银白色的桃花,枪尖缠绕了紫色的云气,至尊宝说是他想出来的主意,让紫霞每天收点天边的云霞注入枪尖中。

银枪舞出来带着丝丝紫气,众人在看完赵云舞完枪后都感叹这几天的辛苦没白费。

5.
天庭的生活清静而安稳,对于赵云来说,这样的日子才适合他,淡如水的性格使他从来不会去争夺什么,甚至愿意让出很多东西,貂蝉曾经调笑说:子龙哥哥要是喜欢了有喜欢的人的人,指不定会帮着追呢,真是笨蛋。

赵云笑了笑,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

“婵儿放心,子龙定只会钟情一个值得钟情的人。”望着赵云认真的眼神,绝世舞姬不由得红了脸,仿佛这句话就是对着自己说的一般。

6.
赵云要渡劫了,现在的赵云很强大,渡劫只不过是净化体内真气的最好做法,所以赵云才会选择这么做。
赵云下凡找了个安静的山林,山林安静的像仙境,渡劫不适合太多人来,日子也不确定,所以其他人也不敢常来,偶尔来找赵云说说话,说要历游人间的诸葛还会送来人凡间精致的点心,说要用这些甜腻的点心唤醒赵云心中甜腻的部分。

很长时间没人来过了,赵云也预感天劫的日子越来越近。

与地仙聊完天回来的路上,赵云看见竹池旁围了一圈妖,见赵云走进都纷纷让开,赵云走近,是一个遍体鳞伤的人,不,是龙,从散开的银白发丝可以开出,这是一条修为极其深厚的白龙,不知如何将自己弄成这么个糟糕的模样。

赵云俯下身扶起地上昏迷不醒的的白龙,慢慢走回自己的小屋。

尽管白龙受了许多可怕的外伤,可修为摆在那,实际上没什么大事,伤势也在以惊人的速度痊愈。

赵云换来又一盆干净的温水,擦拭的手突然被抓住,力气大的让赵云不由得皱起眉头
“狐狸。。。。别。。。。”床上的白龙轻喊出,握紧的手又慢慢放开。

赵云顿了顿,狐狸,谁?朋友?爱人?无法揣测。

7.
没几天,白龙便醒了来,自我介绍为韩信。
“在这里谢救命之恩,在下韩信,韩重言。”
“赵云,子龙。别闹了,区区白龙怎么会被外伤所害。”赵云勾起了嘴角,眼睛里慢慢的笑意 。

或许是太久没有人讲话,或许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赵云觉得自己或许对面前的人很有好感。

韩信承认,一瞬间被那双干净,碧蓝的眼睛惊艳。

笑的很张扬,韩信拍了拍赵云的肩:赵子龙,恩不言谢,朋友交定了,不知你可否收留在下几日呢。

完美的陈述句,赵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半夜,赵云感觉不对劲,坐起身来慢慢运功,怕是天劫要来了。

赵云盘坐好,涌动体内的真气,慢慢失去意识,真气一波波在体内涌动,周遭升起丝丝白色的雾气。

刚回来的韩信眯了眯眼睛,没想到自己寻找那么久的人就这么被自己给遇见了。

狐狸,再等等。

8.
第二天傍晚,韩信拉着赵云出门,说是要看流星雨。

“你从哪听来有流星雨的?”赵云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孩子气的某龙。

“今早去逛集市的时候听说的,流星雨可美了,子龙你就陪我看会儿。”韩信兴致勃勃的走在前面带路。

“现在也太早了。”

“占据有利地形!”

赵云摇了摇头,整座山林恐怕就他们两个能够化为人形的,何谈占据。

9.
韩信仿佛是之前做过功课一般,果真寻到了一个极佳的位置。

这个感受是在赵云看到流星雨的时候才有的,不仅仅有流星雨,还有满草地的萤火虫和并不刺骨的夜风。

赵云看到韩信眼里的星星,和韩信眼里的落寞。

“你在想谁?”赵云轻轻开口。

韩信愣了愣,苦笑道“一个暂时见不到的人,他之前也有跟你一样的头发,只不过是短的罢了,真想。。。”后半句韩信没出口。

大概是想,或着想见,赵云没问,韩信也没再开口。

微凉的夜,野草轻轻拂过赵云的手,有些冷意了。

10.
不知不觉到了新年,山林中的许多的妖精一致向赵云建议去看看凡间新年的集市,盛大而繁华。

其实也不用建议,已经拉着赵云过过清明中秋的韩信怎么会放过这次的新年,对于韩信的请求,赵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也并不想拒绝。

凡间的集市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中,赵云也不由得扬起了嘴角,诸葛貂蝉等人也都来凑热闹,顺便都和韩信打了招呼。

只有诸葛皱了皱眉头,他怎么看,韩信都有些熟悉。

韩信见时候不早了,悄咪咪的拉起赵云脱离了人群,拉到河边,找出之前就买好的河灯,赵云将河灯捧在手里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在纸上写下了愿望,轻轻放入河中,手伸进水中划了划,眸低是数不尽的温柔,看的一旁的韩信好几瞬间的愣神。

韩信拍了拍脸,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眸子,仿佛倒映着星辰大海。

11.
韩信开始经常外出,有时回来会一脸沉寂,有时回来甚至会带一身伤。

韩信不说,赵云也不去问,说到底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去询问,只是默默替韩信疗伤。
赵云有时候会想,自己是喜欢韩信的,但是这样的关系实在太奇怪,但又有什么呢,自己不还是义无反顾陷进去了。

12.
惊蛰雨落。

诸葛送来了梨子,发丝上还萦绕着春雨的凉气。

赵云笑笑:“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习惯凡间的习俗了?”

“也是顺便来看看你,有句话我不得不说,你可千万别陷进去了,白龙,将来便是龙王,可他现在在这里跟你耗着,什么目的什么原因没人知道。”诸葛换了副表情,一脸严肃 。

“放心,阿亮 ”赵云很平淡的回答,他知道诸葛能看出来他的心思,再说他离那个不算天劫的天劫也过去了不少时间,还未回到仙界,诸葛怎么也该猜到了。

诸葛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他说的话对赵云是没用了,以前每次赵云喊他阿亮,都是要坚持自己的时候,他那会看不出来赵云早喜欢上白龙,只不过私心里希望赵云能够不这么傻。
诸葛刚走,赵云站在屋子门口,

12.
韩信回来了。

韩信身上也带着凉气,脸上没什么表情。
“赵云,我给你讲个故事。”

赵云点点头,依旧站在门口。

韩信给自己倒杯茶,手指感受微凉的杯壁被温热的茶水慢慢温热 。

“很久之前,龙狐两族是互不侵犯的。

有一天,狐族的继承人为了帮助全族人度过预言中的劫难去龙族偷走了镇魂石。

可却没想到致使龙族内部大变,继承人为了全族人没有还回去,但是这件事被龙族的人知晓了,龙族联合仙界出兵攻打狐族,却没想到仙界的目的确是屠尽狐族。

狐族本身就不招仙界招待,此次的讨伐甚至引得魔族也来插一脚,结果狐族几乎被屠杀至尽,龙族继承人白龙被囚禁,因为他和狐族的继承人相识。

后来,青丘之狐为了帮助全族人闯仙界欲偷天机书,却被重伤封印在天界,带着全族人的魂魄却无可奈何。”

13.
“重言。你要不要去救他。”沉默了许久的赵云终于开口。

“我帮你。”

14.
“月亮真美。”赵云望着天上的全月叹道。

“嗯,很美”韩信随赵云的眼神望去。

“赵云,你真的想好了?其实你不用。。。”韩信开口道。

“你接近不了天牢,也无法救他。”

15.
两人明显都有些喝多了,韩信喝的尤其多,脸颊酡红。

他轻轻挑起赵云的下颚,模糊间看到一抹棕色的发丝。

“狐狸。”韩信拦腰搂起面前的人,双唇轻轻印上。

赵云哭笑,不过是自己的多情,即使是梦,也就当自己醉了吧。

纱帐轻放,一室旖旎。

16.
韩信觉得自己可能疯了,不然为什么早上起来身边躺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且和自己姿势暧昧。

“公子放心,昨夜你只是喝醉,似乎误把我当做某人,拽着衣袖不肯放手,我也只好陪伴至此。”女子一头柔顺的棕色长发。

“和我一起的那位公子呢?”

“他歇息在隔间。”

原来是这样,什么都没发生,却头疼欲裂。

房间被封印了,封印不难解,却极其耗时,韩信皱了皱眉,无奈打晕女子,细细开始解封印。

封印也许是赵云设下的,韩信心中划过不好的感觉。

17.
“大胆赵云,竟敢私放罪妖!”领头的天兵的枪指向赵云。

“赵云!你在做什么傻事!”诸葛朝着赵云大喊,他知道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他起码想唤回赵云的一点点理智。

赵云没有说话,涌动身体内部的真气,唤出银枪。

韩信赶来,看见了奄奄一息的李白,心里一揪。

“韩信,带李白离开。”赵云冷静的开口。

“赵云你!”韩信突然发现,自己的法力更不用不上来

赵云抬手施法让韩信和李白离开。

接下来的就由自己面对吧。

天兵有人企图去追两人,赵云挥枪站定,眼里是血色的杀意。

“拿下他。”

赵云本不想反抗的,可内心有一种遏制不住的杀意。

诸葛看到了,赵云体内的真气浑浊了。

18.
“狐狸。”韩信抚了抚李白的脸颊,削瘦苍白,往常的调笑戏弄的神情再也不在。

韩信慢慢运功,法力能用了,他立即帮李白疗伤,在关久一点,恐怕无人能救他的狐狸了。
狐狸,快醒来。

他担心赵云,他赶去时有很多天兵,但他想,赵云这样的人,大抵是被关起来,再等等再去,再等等。

指尖划过李白的脸颊,空荡内心突然被充满。

19.
等韩信匆匆赶去仙界,什么都结束了。

一把银枪静静的躺在地上,血迹斑斑,心顿时揪了起来。

他被禁入仙界,但仙界再没来找他的麻烦,而赵云也自此失去了一丝一毫的消息。

韩信突然感到其实心里也不是那么的溢满。
赵云,你去哪了?

20.
“哈啊。。。哈。。。要做。。嗯。。就快点。。。”身着白衣的男子半躺在床上,衣衫半露。

而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英气逼人的男子。

“妖精。”

“唔~哈啊。。慢。。。慢点。。。。嗯啊~”白衣男子一脸情欲,微微仰起了头,节骨分明的的手拉下纱帐。

遮住了一室淫靡。

21.“赵云!你!你又乱混!”诸葛痛惜的看着赵云,紧盯着他纤细白皙的脖颈上的吻痕。

“阿亮,我没乱混~”拖着慵懒的尾音,赵云眯了眯变得妖媚的眼睛。

当初为了帮韩信李白逃脱,赵云杀了天兵,毁了仙界许多地方,后来以自己一身真气和仙骨为代价换了那两个人的自由,

而,他自己,堕落成魔。

成魔的赵云性情大变,甚至连模样都变得有几丝魔族的魅惑。

“阿亮,我想和语斋阁的桂花酿了,帮我去买些好不好~”赵云轻轻搂住诸葛的腰,对着诸葛亮的耳朵说道。

诸葛亮拿起赵云的手把赵云摁在在椅子上:“赵云!”
赵云眯了眯眼睛,笑的一脸纯洁。

诸葛亮叹了口气,起身去了语斋阁。

赵云眼神黯淡了下来,自己有多清醒,自己最清楚。

22.
龙族狐族联姻,邀请了众多妖魔仙人。

赵云眼神暗了暗,却轻轻一笑,桃花眼里换成了满满的春色。

红色,不是血的红,却比血的红更好看,也更刺眼。

赵云一杯杯酒下肚,却一点也没醉。

他看到他拜堂

看到他牵着男子的手

看到他笑的一脸幸福

看到酒杯中自己的倒影可悲而可笑

。。。。。。

自己选择的啊,无奈的笑了笑,望向天空。

那天的月亮也这么圆呢。

23.
不负如来不负卿。

韩信,

我负了如来负了自己负了许多人,

唯独没负你,

请一定要幸福啊,

连我的一起吧,

我不知道,

幸福是什么了。

24.
桃花眼和桃花扇,桃花酒和桃花衣。

桃花纷飞中有你我有回忆却唯独没有爱情。

25.
今年的冬天真是冷啊,走出屋子,赵云紧了紧裘衣,伸手接住来雪花,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静静飘洒。

这个冬天冷的过分啊。



私心魔化赵云,很喜欢他温润如水的模样,也喜欢他为爱不顾一切的模样。
很早之前就想写一篇文,虽然没什么文笔就是了,后来读书读到“不负如来不负卿”这句话,来自仓央嘉措的一首词
百度词条: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也作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如果动情了,就负了如来(佛法);如果不动情,就辜负了“她”(爱情)。

很喜欢这句话,但写不出它的真正含义。

看文愉快,也希望提出建议👻。